农业农村部印发《“十四五”全国饲草产业发展规划》
Comments Off on 农业农村部印发《“十四五”全国饲草产业发展规划》

农业农村部印发《“十四五”全国饲草产业发展规划》

Posted by | March 1, 2022 |

May 25, 2022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农业农村(农牧)、畜牧兽医厅(局、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农村局:
为加快建设现代饲草产业,促进草食畜牧业高质量发展,我部制定了《“十四五”全国饲草产业发展规划》。现印发你们,请结合本地实际,认真组织实施。
农业农村部
2022年2月16日
附件:农业农村部关于印发《“十四五”全国饲草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pdf
全文如下
饲草是草食畜牧业发展的物质基础,饲草产业是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调整优化农业结构的重要着力点。为加快建设现代饲草产业,促进草食畜牧业高质量发展,提升牛羊肉和奶类供给保障能力,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制定本规划。
一、发展形势
( 一)发展成就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饲草产业发展。“十三五”以来,国家相继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粮改饲、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等政策措施,草食畜牧业集约化发展步伐加快,优质饲草需求快速增加,推动饲草产业发展取得积极成效。
一是优质饲草供应能力稳步提升。2020年全国利用耕地 (含草田轮作、农闲田) 种植优质饲草近8000万亩,产量约7160万吨  (折合干重,下同) ,比2015 年增长2400 万吨。其中,全株青贮玉米3800万亩、产量4000万吨,饲用燕麦和多花黑麦草1000万亩、 产量820万吨,其他一年生饲草1500万亩、产量约1200万吨,优质高产苜蓿650万亩、产量340万吨,其他多年生饲草1000万亩、产量约800万吨。全株青贮玉米、优质苜蓿平均亩产分别达到1050 公斤、514公斤,比2015年分别提高19.6%、11.5%。同时,草原牧区积极推进人工饲草地建设,刈割利用水平稳步提升,年可供干草约1000万吨。
二是产业素质明显提高。2020年全国饲草种子田面积138.4 万亩、种子产量9.8万吨,比2015年分别增长4.4%和8.9%,饲草供种能力持续增强。80%的全株青贮玉米由种养一体或订单收购方式生产,90%的优质苜蓿基地由专业化饲草企业建设,生产组织化程度明显提升。饲草加工业快速发展,全国草产品加工企业和合作社数量达到1547家,比2015年增长近2倍;优质商品草产量 996万吨,增长27%。饲草产品质量稳步提升,90%的全株青贮玉米达到良好以上水平,苜蓿二级以上占70%。
三是生产模式多元发展。各地立足气候条件和资源禀赋,探索形成了一批饲草产业发展典型模式。河西走廊、北方农牧交错带、河套灌区、黄河中下游及沿海盐碱滩涂区统筹畜牧业发展和生态建设,大力发展苜蓿等优质饲草,培育了一批饲草产业集群。东北、西北地区积极推广短生育期饲草,种植模式实现“一季改两季”。各地在全面推广全株青贮玉米的基础上,还因地制宜选择饲用燕麦、黑麦草、苜蓿、箭等豌豆、小黑麦等饲草品种开展粮草轮作,推行豆科与禾本科饲草混播或套种,土地产出率大幅提高。
四是支撑保障作用有效发挥。优质饲草供应增加,有力支撑了牛羊规模养殖发展,促进了草食畜牧业提质增效。从2015年到2020年,奶牛规模养殖比重从48.3%提高到67.2%,单产从5.5吨提高到8.3吨,每产出1吨牛奶的精饲料用量减少12%; 肉牛、肉羊规模养殖比重分别从27.8%、36.7% 提升到29.6%、43.1%,肉牛出栏活重从416公斤增加到479公斤,肉羊出栏率从94.6%提高到106.2%。人工种草持续发展,推动牧区养殖由传统放牧向舍饲半舍饲加快转变,有效缓解了天然草原放牧压力,实现了生产生活生态协调发展。268个牧区半牧区县牛羊肉产量五年间增长22.1%,天然草原平均牲畜超载率从17% 下降到 10.9%。
五是综合效益不断显现。各地实践证明,在耕地上发展饲草, 实现了化草为粮,玉米籽粒和秸秆一起全株饲用,既保障了粮食播种面积,又提高了秸秆利用率,土地产出率提高30%左右。1亩优质高产苜蓿提供的蛋白相当于2亩大豆,还能有效改善土壤通气透水性能、增加有机质、提升地力。在盐碱地、滩涂上种植耐盐碱饲草品种,不仅增加了饲草供应,而且改良了土质,形成了土地增量。在黄河流域、草原等生态保护重点区域发展人工种草,涵养了水源,减少了水土流失,遏制了草原退化、沙化、盐碱化趋势。
(二) 困难挑战
我国饲草产业整体起步较晚,生产经营体系尚不完善,技术装备支撑能力不强,在规模化、机械化、专业化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也缺乏健全配套的政策保障体系支持。对饲草在优化农业结构、保障粮食安全上的地位和作用,尚未达成广泛共识,部分地方顾虑多,进一步发展面临不少制约。
一是种植基础条件较差。发展规模化、机械化种草,要求土地平整度、水利设施配套等方面具备相应条件。目前,饲草种植多数为盐碱地、坡地等,配套灌溉、机械化耕作等基础条件的地块不多, 加之建设投入少,大多数达不到高标准种草要求,产量不高,优质率低,种植效益不佳,制约饲草产能提升。
二是良种支撑能力不强。我国审定通过的604个草品种中 ,大部分为抗逆不丰产的品种,缺少适应干旱、半干旱或高寒、高纬度地区种植的丰产优质饲草品种。国产饲草种子世代不清、品种混杂、制种成本高等问题突出,良种扩繁滞后,质量水平不高,总量供给不足,苜蓿、黑麦草等优质饲草种子长期依赖进口。
三是机械化程度偏低。国内饲草机械设备关键技术研发不足,产品可靠性、适应性和配套性差的问题较为突出,大型饲草收获加工机械大多靠国外引进,适宜丘陵山地人工饲草生产的小型机械装备缺乏。机械装备与饲草品种、种植方式配套不紧密,饲草生产农机社会化服务程度低等都制约机械化生产水平的提升。
(三)发展机遇
“十四五”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饲草产业发展将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具备诸多有利条件。
一是政策环境有利。《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对健全饲草料供应体系提出明确要求。乡村振兴全面推进,脱贫地区牛羊等特色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将为饲草产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发展多年生人工草地、草田轮作是固碳增汇的重要手段 ,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过程中有望发挥积极作用。 随着对饲草产业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不断深化,产业发展环境持续改善, 政策保障体系逐步健全,将为现代饲草产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二是市场需求旺盛。当前我国城乡居民草食畜产品消费处在 较低水平,2020年,我国人均牛肉和奶类消费量分别为(6.3公斤 、38.2公斤,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69%、33% ,未来还有不小增长空间。要确保牛羊肉和奶源自给率分别保持在85% 左右和 70% 以上的目标 ,对优质饲草的需求总量将超过1.2亿吨 ,尚有近5000万吨的缺口,饲草产业市场前景看好。
三是发展空间广阔。我国年降水量 400 毫米以下地区的耕地、盐碱地、水热条件较好的草原等土地资源存量大,通过开展土地平整、土壤改良和宜机化改造,改善灌溉排水等基础设施条件, 可建成一批集中连片、产出稳定、品质优良的标准化人工饲草生产基地。利用农闲田、果园隙地、四边地等土地种草已具备较为成熟的技术和模式,开发利用潜力巨大。
二、总体思路
(一) 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拓面增量、提质增效为主攻方向,优布局、壮主体、育良种、强支撑,加快建立规模化种植、标准化生产、产业化经营的现代饲草产业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为草食畜牧业提档升级、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提供有力支撑。
(二) 主要原则
——种 养 结 合, 草 畜 配 套 。推行以需定产、为养而种,提高饲草供应与草食家畜养殖规模、利用模式的适配度,促进种养良性循环。
——因地制宜,多元发展 。充分挖掘耕地、滩地、草原、草山草坡、撂荒地、农闲田等各类土地资源潜力,立足不同地区气候、水土等自然条件,分类施策,良种良法配套、农机农艺结合,构建多元化饲草生产体系。
——突出重点,统筹推进。优先发展全株青贮玉米、苜蓿、饲用燕麦等市场急需的优质饲草 ,兼顾其他饲草品种。优先保障奶牛养殖的优质饲草需求,逐步提高肉牛肉羊优质饲草饲喂比重。
——市场主导,创新驱动。 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培育壮大市场主体。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完善支持政策体系,补齐产业发展短板。加快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产品创新,提高饲草产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三) 发展目标
到2025年,饲草生产、加工、流通协调发展的格局初步形成,优质饲草缺口明显缩小。全国优质饲草产量达到9800万吨,牛羊饲草需求保障率达80% 以上 ,饲草种子总体自给率达70% 以上 ,饲料(草) 生产与加工机械化率达65% 以上。
三、区域布局
适应草食畜牧业发展需求,因地制宜挖掘生产潜力,统筹各类饲草资源,集成推广配套发展模式,加快建立饲草生产、加工、流通体系,促进饲草产业与草食畜牧业协同发展。
(一) 东北地区
积极发展人工种草,推行种养结合、就近利用模式,优先满足区域内饲草需求 ,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发展商品草生产。饲草品种重点发展全株青贮玉米、苜蓿、饲用燕麦,兼顾羊草等品种。推广苜蓿与无芒雀麦混播、粮食作物与优质饲草轮作等种植模式,推进农作物秸秆与优质饲草混贮,提高秸秆饲料化利用效率。饲草产品以裹包全株青贮玉米、青贮苜蓿、青贮燕麦为主,部分区域可适度发展一部分优质苜蓿、饲用燕麦干草。
( 二 )华北地区
调整玉米利用方式,推行种养一体化发展模式,提升区域内优质饲草自给能力。饲草品种重点发展全株青贮玉米和优质苜蓿,适度发展饲用燕麦、小黑麦、饲用高粱、饲用谷子等品种。大力推广饲草雨养旱作、节水灌溉与配方施肥等技术,推行粮食作物与优质饲草轮作、“苜蓿一玉米”套种等种植模式。突出发展青贮饲草产品,部分地区可适度发展苜蓿和饲用燕麦等干草,黄河滩区、盐碱滩涂等地区可因地制宜发展全株玉米和苜蓿青贮的商品化生产。在部分农牧交错带区域,大力发展商品草生产,稳步推进豆禾混播放牧草地建设。
(三) 西北地区
积极推进粮改饲 ,实现草畜配套。饲草品种以苜蓿和全株青贮玉米为主,兼顾饲用燕麦、猫尾草、红豆草等生产。大力发展旱作节水饲草生产,推广配方施肥和水肥一体化技术,探索粮食作物与优质饲草复种、果草套种等种植模式,推广豆禾混播饲草种植。 饲草产品以干草、裹包青贮为主,有条件的地区发展草颗粒、草粉等产品。积极发展优质商品苜蓿种植、收储、加工、流通,打造全国重要的优质商品苜蓿草供应基地;在甘肃、内蒙古、宁夏、新疆部分地区布局建设饲草种业基地,提升优质苜蓿、饲用燕麦、红豆草等饲草种子生产和供应能力。
( 四 )南方地区
利用撂荒地、冬闲田、果园隙地、橡胶林下地等土地资源,推行特色化、差异化饲草发展模式。饲草品种以多花黑麦草、狗牙根、 狼尾草、柱花草等为主 ,兼顾区域性特色饲草品种。重点发展鲜饲、青贮饲草产品。加快研制和推广适合南方丘陵山区刈割、运输高秆饲草的中小型饲草机械。在适宜地区开展草山草坡改良及人  工混播饲草放牧地建植与管理。
(五)青藏高原
地区统筹推进人工种草和天然草原利用。饲草品种重点发展饲用燕麦、饲用黑麦、披碱草等禾本科饲草和箭箸豌豆等豆科饲草,兼顾芫根等特色饲草品种。探索推行豆禾混播、“青稞一箭等豌豆”复种、黑麦与燕麦轮作等种植模式。饲草产品以干草为主,因地制宜发展裹包青贮等产品。在海拔较低且水热条件较好的地区,加强农牧耦合,建设高标准人工饲草料地,打造专业化饲草生产加工基地,保障区域内优质饲草均衡供应。
四、重点任务
(一) 推进重要饲草生产集聚发展
1.发展优质苜蓿种植。大力推进西北、华北、东北和部分中原地区苜蓿产业带建设,建成一批优质高产苜蓿商品草基地,逐步实现优质苜蓿就地就近供应,保障奶牛规模养殖苜蓿需求。推广先进栽培技术、水肥一体化技术、生物灾害绿色防控技术、测土配方施肥技术、高效节水灌溉技术、裹包青贮技术和机械化收获技术等,推进苜蓿生产规模化、田间管理标准化和生产服务社会化。
2.扩大全株青贮玉米生产。以农牧交错带以及牛羊传统养殖优势区为重点,支持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全株青贮玉米生产,建设一批专业化、集约化、高水平全株青贮玉米生产基地。推行青贮玉米与冬小麦、豆科作物、薯类作物等高效轮作生产模式。
3.增加饲用燕麦供给。利用春闲田、秋闲田、中轻度盐碱地等土地资源,建设优质饲用燕麦生产基地。推广优良适宜品种,应用配套栽培技术、减肥增效养分管理技术、生物灾害绿色防控技术,提升饲用燕麦产量和营养品质。
4.因地制宜推进饲草混播利用。在部分北方农牧交错带丘陵地区,建植高质量混播放牧饲草地,开展划区轮牧。在南方地区将产出效益低的天然草山草坡、低缓坡耕地和撂荒地改造成人工草地,种植多年生黑麦草、鸭茅、三叶草、臂形草、柱花草、狼尾草等多年生饲草品种,发展优质混播饲草生产。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广豆科与禾本科饲草混播混收混贮模式。
5.强化牧区饲草保障。推进牧区高产稳产饲草生产基地建设,健全市、县、乡、村四级防灾减灾饲草保障体系。在北方草原和青藏高原地区,通过草地免耕补播等改良技术提升草原生产力,利用退耕已垦草原和水热条件较好草原发展多年生饲草种植;在农牧交错带发展苜蓿、羊草、披碱草、饲用燕麦、饲用黑麦、饲用高粱、 饲用谷子、箭箸豌豆、紫云英等优质高产饲草生产基地。
(二) 大力培育规模化集约化新型经营主体
6.培育壮大龙头企业。引导龙头企业向饲草优势产区集中, 加大资金、技术、人才等要素投入,加速企业集群集聚。推动饲草种植、收割、加工、储存、运输、销售全产业链一体化运营,探索“企业+农户”“企业+合作社”等多种运行模式,形成稳定的产业联合体。
7.发展种草养畜合作社和家庭牧场。培育一批守信用、会经营、善管理、带动能力强的种草养畜合作社和家庭牧场,加大良种供应、机械购置、基础设施配套、技术服务等方面扶持力度,引导草畜一体化发展。
8.扶持专业化生产性服务组织。完善专业化社会化服务体系,鼓励行业协会、农民专业合作社等社会力量,围绕关键环节提供专业化服务。建立与区域饲草生产规模相匹配的生产性服务联结机制,提升饲草“种、收、加、储、运”能力。
(三)深入推进良繁体系建设
9.加快培育优良品种。实施现代饲草种业工程,构建政府引导、企业主体、育繁推一体化的商业化育种体系。挖掘利用国内优良饲草种质资源,推进区域试验、生产性试验等育种工作,加快培育一批区域适应性强、产量高、饲用价值优、抗逆性好、抗病性强、 耐盐碱的饲草新品种。支持建立原种保种基地,完善适宜不同区域的公益性饲草品种繁育保障体系。
10.推进良种扩繁。在甘肃河西走廊支持建设温带暖温带饲草繁种核心区,辐射带动内蒙古、青海、宁夏、新疆等地区,突出苜蓿、全株青贮玉米、饲用燕麦等重点品种,兼顾黑麦草、饲料油菜、 高丹草、无芒雀麦、羊草、鸭茅、饲用黑麦、箭等豌豆等特色品种。 在海南支持建设热带亚热带饲草繁种核心区,辐射带动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区,突出柱花草、狼尾草、臂形草、雀稗、小黑麦、甜高梁、狗牙根等重点品种。支持各地因地制宜建设区域性饲草繁种基地,聚焦主导品种,加快良种扩繁,提升区域内饲草供种能力和种子质量。
11.完善种质资源保护体系。健全中心库、备份库、种质保存圃相结合的国家饲草种质资源保存利用体系。建立饲草种质资源创新技术体系,开展重要性状表型精准鉴定和基因发掘,创制目标性状突出、育种价值大的新种质。完善饲草品种检测体系,实施特异性、一致性和稳定性测试及区域适应性测试。
(四)加快构建现代化加工流通体系
12.加快提升机械化水平。加大饲草产业化全程机械研发推广力度,提高青贮切碎、籽粒破碎、秸秆揉丝、干草打捆等自动化水平,提升高等级饲草产品产出率。加快研发推广适宜丘陵山区优质饲草生产加工机械,推进丘陵山区人工种植草地宜机化改造。加强饲草种子专用收获机械研发和推广,提高种子收获效率。
13.开发多样化产品。大力支持便于商品化流通的饲草产品生产加工。提升高密度苜蓿、燕麦干草捆和窖贮青贮生产水平,积极发展裹包青贮、袋贮、草块、草颗粒、草粉等产品种类。
14.推动产销有效对接。加强饲草流通、配送体系建设,培育一批大型饲草配送企业。构建饲草产业产销对接信息平台,促进种养主体有效对接,实现优质饲草产加销信息互联互通。鼓励饲草生产企业和种养一体化企业应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和设施装备,开展智能化、精细化生产经营,提高饲草从种到用全过程信息化水平。
五、保障措施
(一) 加强组织领导
各地要高度重视饲草产业发展,推动纳入地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因地制宜制定本地区饲草产业发展规划 ,建立规划落实组织协调机制,积极主动协调相关部门,形成工作合力,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二)加大政策支持
统筹用好各类财政专项资金和基本建设投资,加大对饲草产业发展的扶持。创新资金使用方式,发挥好财政资金引导作用,调动生产经营主体积极性。探索推进土地经营权、大型种植机械抵 押贷款,支持有条件的地区按照市场化和风险可控原则,积极稳妥开展抵押贷款试点。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开展饲草种植保险。
(三)完善统计监测
建立健全饲草产业统计制度,建设完备高效的饲草统计监测体系,提高统计数据质量,准确研判供需形势。开展多种形式统计培训,提升基层统计员业务水平。研究探索全株青贮玉米、苜蓿等优质饲草与粮食折算关系。
(四) 增强科技支撑
组建“产、学、研、推”紧密结合的饲草产业科技创新平台,加强核心技术与设施装备研发。加快制定饲草生产关键环节技术规程,完善产业标准体系,加强标准推广应用。加快新品种、新技术、新产品示范与推广,增强全产业链技术支撑能力。
(五) 强化法治保障
进一步完善饲草产业管理法规制度体系,修订《草种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完善饲草品种审定管理规定和饲草种子认证等制度体系。依法开展饲草种子和饲草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推进饲草产业规范化发展。
 

来源:农业农村部

加我们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