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狠人!一场内斗蒸发1330亿,双汇将何去何从~
Comments Off on 是狠人!一场内斗蒸发1330亿,双汇将何去何从~

是狠人!一场内斗蒸发1330亿,双汇将何去何从~

Posted by | August 25, 2021 |

September 17, 2021

 

随着万隆卸任,所有人都以为双汇集团长达数月的“宫斗戏”即将落下帷幕时,双汇帝国的父子“内斗”再度升级。
 
被免职一个月后,双汇“废太子”万洪建打破沉默,不仅公开了“攻击公司财务”的真相,还爆出公司多个“内幕消息”,并直指万隆的“多重罪”。其中包括万隆在双汇国企改制过程中私下获得2亿美元至今没有申报、纳税;双汇高价进口美国冻肉给公司造成8亿元损失等。
 
一时间,A股双汇发展和港股万洲国际股价双双下挫,这个庞大的肉制品帝国以及实控人万隆再一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参照去年8月份63.33元的历史最高点来对比,双汇发展的股价已经大跌了60.6%,市值较高点已经蒸发了约1330亿。
 
1. 全家人都怕万隆,都看过心理医生
 
万洪建对新浪财经表示,“我非常、非常、非常怕我的父亲,怕得不得了……”不敢给父亲提意见。
 
 “他在漯河就是一个神,在我们家也是神,他是一位能人、狠人、恶人。”万洪建谈到万隆时表示,在双汇内部,万隆也是神一样的存在,包括万洪建在内,只能仰视。曾经他想要阻止父亲收购美国企业史密斯菲尔德,也是特意喝了酒,借酒壮胆才敢找万隆。
 
“一般普通家庭的温馨在我们家丝毫没有。我们兄弟几个都在看心理医生。家里任何一人对我爸爸都非常怕,我妈妈非常怕他,怕得不敢给他说一个不字。他是家里的皇上。”万洪建的母亲则常年一个人待在漯河老家。

 

2. 收购案对双汇产生怎样的影响?
 
万隆曾表示,双汇要做大,尤其是做成跨国性的公司,没有国际上大财团的支持做不到。这或许就是万洪建所言,“双汇的股权变更和资本运作,堪称‘史诗级的经典教程’”。
 
谈及和父亲万隆的矛盾爆发,万洪建表明大多是由于争议当初“公司收购史密斯菲尔德”一事埋下的隔阂,以及公司未来究竟是大力发展中式猪肉制品,还是继续坚持西式猪肉制品的分歧上。
 
那么,史密斯菲尔德收购案,到底对双汇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2006年,万隆就已不甘做一个地方国企龙头,他这一年就提出了国际化构想,彼时双汇自身不具备这个能力。2011年瘦肉精事件爆发,更是让万隆感受到了必须“再上一个台阶”。当时中国猪肉消费差不多占到全球一半市场,虽然市场还在不断成长,产业集中度也可以再提高,但从一些具体条件来看,仅仅依靠国内资源来支撑发展,肯定后劲不足。
 
因此,双汇在鼎晖帮助下,先后考察了100多个海外项目,并在2012年接触到史密斯菲尔德。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是万隆为了使美国公司和双汇业务更加紧密,斥资超8亿元在郑州建了一个美式工厂,主要生产三类产品:火腿、香肠和培根。双汇也从单一的猪肉加工商,转变为全球最大的、上下游产业链完备的肉类企业,借助史密斯菲尔德打入国际市场,实现品牌全球化、公司国际化。从数据可以看出,通过产业链上下游一体化和经营效率提升,万洲国际成本结构实现优化,毛利率从收购前10%提高至收购后的21.6%。从收购后2013年9月到2016年,万洲国际有息负债从80亿美元逐步下降到29亿美元,杠杆率从274%逐步下降到41%。
 
但万洪建认为,这样的收益只是短期的,更应被重视的数据是,双汇的生猪屠宰量,由2015年的1230万头一路下滑至2020年的730万头。万洪建的质疑并非没有根据。公司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双汇营收同比下降4.0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6.57%。对下降的原因,双汇将其解释为冻品盈利基数较高、中外价差收窄进口肉盈利下降、员工及市场费用的投入增加等。
 
值得一提的是,万洪建当初认定“中国市场潜力发展空间比美国要强、要快”的说法,也得到了印证。同样出自河南的牧原股份目前已成为全球生猪出栏量最大的企业,超过双汇收购的史密斯菲尔德。截至8月19日收盘,牧原股份的市值为2362亿元,是万洲国际821亿港元的三倍还多。
 
在双汇原地踏步的十年,外部环境变化显著,行业上游牧原股份崛起,顺流而下进入肉制品,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下游遍布周黑鸭类上市公司,他们独自建立的市场网络,双汇无法进入;高昂的加工成本,令双汇在各种新赛道前望而却步。如果再不变革,4~5年内必有大患!”万洪建曾在媒体面前感叹。
 
其实,要评价这场大收购的成败,不能只看一个时间切片,现在还远未到下终极判断的时候。

 

2. 收购案对双汇产生怎样的影响?
 
万隆曾表示,双汇要做大,尤其是做成跨国性的公司,没有国际上大财团的支持做不到。这或许就是万洪建所言,“双汇的股权变更和资本运作,堪称‘史诗级的经典教程’”。
 
谈及和父亲万隆的矛盾爆发,万洪建表明大多是由于争议当初“公司收购史密斯菲尔德”一事埋下的隔阂,以及公司未来究竟是大力发展中式猪肉制品,还是继续坚持西式猪肉制品的分歧上。
 
那么,史密斯菲尔德收购案,到底对双汇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2006年,万隆就已不甘做一个地方国企龙头,他这一年就提出了国际化构想,彼时双汇自身不具备这个能力。2011年瘦肉精事件爆发,更是让万隆感受到了必须“再上一个台阶”。当时中国猪肉消费差不多占到全球一半市场,虽然市场还在不断成长,产业集中度也可以再提高,但从一些具体条件来看,仅仅依靠国内资源来支撑发展,肯定后劲不足。
 
因此,双汇在鼎晖帮助下,先后考察了100多个海外项目,并在2012年接触到史密斯菲尔德。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是万隆为了使美国公司和双汇业务更加紧密,斥资超8亿元在郑州建了一个美式工厂,主要生产三类产品:火腿、香肠和培根。双汇也从单一的猪肉加工商,转变为全球最大的、上下游产业链完备的肉类企业,借助史密斯菲尔德打入国际市场,实现品牌全球化、公司国际化。从数据可以看出,通过产业链上下游一体化和经营效率提升,万洲国际成本结构实现优化,毛利率从收购前10%提高至收购后的21.6%。从收购后2013年9月到2016年,万洲国际有息负债从80亿美元逐步下降到29亿美元,杠杆率从274%逐步下降到41%。
 
但万洪建认为,这样的收益只是短期的,更应被重视的数据是,双汇的生猪屠宰量,由2015年的1230万头一路下滑至2020年的730万头。万洪建的质疑并非没有根据。公司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双汇营收同比下降4.0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6.57%。对下降的原因,双汇将其解释为冻品盈利基数较高、中外价差收窄进口肉盈利下降、员工及市场费用的投入增加等。
 
值得一提的是,万洪建当初认定“中国市场潜力发展空间比美国要强、要快”的说法,也得到了印证。同样出自河南的牧原股份目前已成为全球生猪出栏量最大的企业,超过双汇收购的史密斯菲尔德。截至8月19日收盘,牧原股份的市值为2362亿元,是万洲国际821亿港元的三倍还多。
 
在双汇原地踏步的十年,外部环境变化显著,行业上游牧原股份崛起,顺流而下进入肉制品,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下游遍布周黑鸭类上市公司,他们独自建立的市场网络,双汇无法进入;高昂的加工成本,令双汇在各种新赛道前望而却步。如果再不变革,4~5年内必有大患!”万洪建曾在媒体面前感叹。
 
其实,要评价这场大收购的成败,不能只看一个时间切片,现在还远未到下终极判断的时候。

 

 

 

加我们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