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上)
Comments Off on 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上)

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上)

Posted by | June 3, 2019 |

May 16, 2021

仇华吉: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谢谢主持人的介绍,谢谢会议主办方的邀请,给我这次学习交流的机会。刚才张处长把非洲猪瘟的形势给大家报告了,大家能感受到非洲猪瘟给我们的国计民生带来的重大挑战。我这个报告题目稍微有点变化,内容基本上是一样的,我报告的题目是《非洲猪瘟防控理论与实践》。主要是非洲猪瘟简介、非洲猪瘟带来的影响,以及从国家和猪场层面我个人的建议。

1.非洲猪瘟是一种重大的传染病,它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对产业相关的每个人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对非洲猪瘟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战略上藐视,不能怕,但是在战术上一定要重视,因为它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它对一个国家、一个产业的影响是灾难性的、毁灭性的。我们要认识这个疾病,了解我们的敌人和对手。

2.非洲猪瘟的病原叫非洲猪瘟病毒,是非常独特的病毒。它的分类非常独特,是非洲猪瘟相关病毒科的唯一成员,我们对非洲猪瘟病毒了解的比较少,可借鉴的东西比较少。它有庞大而复杂的基因组,有很多保护层,有超强的体外生存能力。它是在非洲发现的,非洲的生存条件是非常恶劣的,非洲的野猪可以长期不吃都可以活下来,所以在非洲的环境下,所有的东西都很厉害,包括埃博拉病毒等其它的病原都非常非常厉害。它有三类宿主:猪、野猪、蜱。似乎这三个东西有点风牛马不相及,怎么蜱跟非洲猪瘟搞到一块儿了,这个非常奇怪,也不知道这个病毒最初是猪的病毒还是蜱的病毒,它的传播途径也非常复杂。

3.我总结了一下非洲猪瘟病毒的一些特点:不怕冷、不怕脏、不怕咸,它特别耐低温,在冷冻的环境下可以存活好几年。在不同的介质中,特别是在富含有机物的环境中,它的存活能力很强,所以我们的猪场不要太脏,太脏容易藏污纳垢,容易给病毒存活的机会。有的专家提出新观点,说盐有利于这个病毒的存活,这个有待证实,但是似乎有很多因素、很多迹象、很多证据表明,这个病毒对盐是非常喜欢的。它对pH值的耐受范围非常广泛,从3.9-11.5的pH环境都可以存活,可以想象它的抵抗力有多强。

4.非洲猪瘟病毒的弱点我总结了几条,不一定完全对,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宿主相对单一,禽流感病毒宿主很广泛,口蹄疫病毒宿主很广泛,伪狂犬病毒宿主也非常广。猪一旦感染非洲猪瘟病毒以后,基本上以死亡而告终。从流行病学的意义上讲,一个病毒感染之后宿主就死掉了,这是不利于物种存活的,不利于生物的进化,但有利于疫病的净化。另外它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这个病毒没有腿,也不会飞,它的运行靠人。

如果它是一个所谓的疫病,它就是一个人为的疾病。我总结了它四个怕:怕热(需要56度以上,37度都没问题,都活得很好);怕干燥,猪圈不要太湿,猪不舒服,但病菌很舒服;虽然它耐酸耐碱,但是强酸强碱可以把它杀死。有一些有机酸pH值能达到3.9以下,有的甚至达到3.6,有机酸是一种能量物质,饮水里面加这种东西,可以让病原失活。强碱是很好的消毒剂,大家不要怀疑。不知道哪个专家说火碱不好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消毒剂要正确地选择,我后面还会提,有一些消毒剂是没有作用的,有时候所谓的消毒是心理上的安慰,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5.这个病毒容易变异,目前发现了24个基因型,大部分在非洲,走出非洲之后的病毒,不知道为什么基因型变化得不太大。基因II型在东亚地区和东欧地区,当然包括中国。基因I型在非洲的西部。血清群和血清型不太完全一样,它比血清型要小一点,所谓的交叉差异没有到血清型的差异。

6.易感宿主主要是家猪、野猪和蜱,蜱是一种特殊的软蜱,叫钝缘蜱。野猪还不完全一样,非洲的野猪抗性非常强,感染之后活得好好的。这给我们启示:也许在自然界中,有一些抗性基因有待我们去发掘。传染源就是感染的动物,包括猪、野猪和脾以及它们的排泄物、分泌物。传播途径就是人类的活动,包括人、车、物,一定要有接触,没有接触就不会感染和发病,这是非洲猪瘟非常重要的特点。当然还有叮咬,包括蜱的叮咬、蚊虫的叮咬。

7.大家可以了解一下非洲猪瘟的历史。这个病毒大部分时间在非洲,50年代不小心通过航班垃圾把这个病原从非洲偶然带到欧洲,首先在葡萄牙,然后蔓延到大部分欧洲国家,后来还蔓延到美洲一部分国家,包括巴西、海地。令人很意外的是,在那个年代、在那个技术条件下,大部分国家用了不同时间把这个病成功地根除了,有的三年五年,有的二十年三十年,这是值得总结和借鉴的问题。

此后该病消停了几十年时间,也不是绝对的消停,非洲还是老疫区。2007年传到格鲁吉亚,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有的人说是生物武器,有的人说是其它的因素,这个不大好说。传到格鲁吉亚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就传到东欧的一些国家包括俄罗斯,东欧国家几乎无一幸免。2018年这个病传到它梦寐以求的伊甸园中国真是它的伊甸园,可以说是它向往已久的地方。除了中国之外,还有我们周边国家包括蒙古、越南、柬埔寨,我推测东南亚国家早晚会全部沦陷的。

8.目前,整个中国一片红,除了台湾没解放,造成的损失数以千亿计。刚才张处说的官方数据是存栏母猪减少20%,我通过不同的途径了解的情况可能是30-40%,造成的损失是非常非常惨重的。早期是以散户为主,现在基本是中大规模为主,很多大规模猪场沦陷,存栏几万头的猪场都沦陷了。这值得我们深思,是猪场的生物安全还是人的因素?目前污染面是非常广泛的,现在不知道这个病毒藏在什么地方,有很多私自处理的疫情,不知道埋在什么地方,有一些人公然把病死猪扔到马路上、扔到河里面、扔到小树林里,有的简单地埋一埋,埋了以后没留标记,我们都不知道哪里污染了,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

9.症状我不用多说。简单总结一下,它和猪瘟非常相似,和猪丹毒非常相似,一旦临床上有类似猪瘟这样的病状,我们要高度怀疑是不是非洲猪瘟。我们的猪瘟疫苗是必打的,防控得还不错,很少见到典型的猪瘟。如果见到猪发烧、不吃、发绀、出血甚至便血,包括流产,这是非常重要的迹象,特别是母猪突然不吃食,减少20%或者更多,就要高度怀疑。

10.从病变上看,它的典型特征是脾脏的异常肿大、发脆。脾脏肿大也不是非洲猪瘟特有的症状,有些疾病比如巴氏杆菌感染也有脾脏肿大,猪丹毒也有脾脏肿大,猪丹毒的脾脏肿大颜色不太一样,猪丹毒的脾脏肿大是樱桃红、玫瑰红,非洲猪瘟它是黑红色。

从症状上讲,这个病毒的毒力是不一样的,在某些地区是高致病性的或者急性的,比我们目前国内的毒株还要强,死亡率最坏就是100%,但致死的时间更短,3-5天全部死光。

大家可能会想这个病毒会不会变慢性化。现在来看,病毒的致死率在下降,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病毒的毒力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变弱的,变弱是需要时间的。在一个地区流行没有两年三年、三年五年,毒力是不会下降的。如果致死率下降的话,可能是由于我们采取的措施,我们在饲养管理、饲料营养、环境控制上做了一些文章,包括饲料里面加了一些东西,有利于抵抗非洲猪瘟病毒。

全身发红、耳朵发绀,皮肤上有坏死点、出血,病变是几乎全身性的广泛出血,比较典型的是肠道出血,有点类似北方地区灌的血肠。最后发病的时候,比较典型的高峰时期,肠道弥漫性出血,肠道几乎被血注满了,所以造成血肠一样的病变,淋巴结像紫葡萄一样。

三年、五年以后,我们可能会看到慢性化的非洲猪瘟,症状不典型,病变也不典型,和其它的细菌感染非常相似,比如关节肿大,有点像链球菌这些病,肺脏表现为所谓的干酪样的坏死灶。

11.这些症状也好、病变也好,不能作为疫病诊断的唯一依据,特别是作为所谓的政治病,我们不能光靠这些临床症状、病变,还要依靠实验室的诊断。现在OIE推荐的诊断方法包括PCR和定量PCR,我们国内基本上以定量PCR为主。到三年五年之后,慢性化的非洲猪瘟一旦出现之后,ELISA方法是势在必行的了。西班牙在疫情净化后期,基本上以ELISA作为标准,这就有点像猪瘟、伪狂犬病用ELISA筛查阳性感染的动物。当然是在没有疫苗免疫的情况下做这个工作。

12.刚才张处提到了非洲猪瘟对我们的影响,这个影响应该是全方位的。昨天有专家说非洲猪瘟的影响不亚于汶川地震和唐山大地震,我赞同,我甚至认为这场疫情不亚于一场战争,虽然它不死人,但是造成的经济损失、对国计民生的冲击、产生的政治经济社会影响不亚于一场战争。非洲猪瘟是非常“好”的生物战剂,要想把一个国家干倒的话,非洲猪瘟就能起到很重要的破门作用。

非洲猪瘟给我们的养猪格局、养殖布局、养殖模式、经营方式、消费习惯、上下游甚至每个家庭都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从事养猪相关产业的人的影响更多大。昨天有人说养猪产业上下游的从业人员有一个亿,我觉得是有可能的,这一个亿人的背后有无数个家庭,这个影响是全方位的。我们的高层要清楚这个影响,对这个病有效的防控是更加有必要的。

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是对1号工程脱贫攻坚的影响。眼瞅着我们马上实现2020脱贫攻坚的攻坚战胜利,可能会让一些刚刚脱贫的人又重新返贫,这是非常非常可能的,甚至是现实的。非洲猪瘟对我们的影响如果还有一点正面作用的话,就是所谓的生物安全,这可能是唯一的可以聊以自慰的正面的影响。如果我们正确面对,这也许是非洲猪瘟给我们的一个“礼物”,是我们这个产业提档升级的一次机遇,如果我们能把握的话,也许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能缩短10年甚至20年。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就是生物安全,品种问题、饲料的问题等都不成问题,当然还有人的素质问题。

13.非洲猪瘟是一面照妖镜,把我们所有东西照得一清二楚,我们的防疫体系到底怎么样,可能一下子就戳穿了;对我们一个地区、有关部门以及一个猪场的管理能力、危机处理能力是全面的检验,各级领导的责任担当、从业人员的素质、专业人士和科学家的担当,是检验你的实力和情怀的重要时刻,也是反映人生百态的镜子。每次看到在公路上抛的、河流上漂的猪,总会感觉到我们的养猪人、我们的行业真的需要反思。

14.我们看看其它国家怎么做的。不管是非洲猪瘟还是其它的重大流行病,他们怎么做的?从国家层面:第一,统一立法。针对某一类疾病做否认全面的立法,这个立法不仅仅是立给大家看的,而是要严格地执行这个法律的。谁把非洲猪瘟带到哪个国家去,有可能要坐牢的。第二,对重大传染病发布指南和防控的指导原则。第三,疫情上报系统。这个病法定要上报,你不报是违法的。第四,他们一旦发现重大疫病,马上启动疫病监测计划和根除计划,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我们国家有根除计划或者净化计划。

在猪场方面:第一,生物安全会提升一个档次和级别。第二,所有猪场都有很好的追溯系统,每头猪有身份标识,从猪生下来到餐桌,从养殖、运输、屠宰到销售,哪个地方发生疫情他们很容易溯源,这点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第三,禁喂泔水。第四,发生疫情后坚决捕杀,控制猪的流动,彻底消毒或焚烧污染物。

15.西班牙防控非洲猪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不成功的,后来采取如下措施成功根除了非洲猪瘟,共花费30年的时间。这个计划是在欧盟的帮助下,欧盟给他提供了经济上的援助,他们利用技术上的支持和经费上的支持建立了流动兽医团队,从猪场层面提高生物安全水平,很重要的一点是,对发现疫情的猪场足额快速的补偿,这是他们非常重要的经验。我跟一个西班牙的专家做交流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话:防控非洲猪瘟就是钱的事,一句话戳破了问题的实质。严格控制猪只移动,对交通工具严格消毒。1985年他们启动疫病根除计划,把所有的钱补偿到位的时候,他们所有的措施才能够真正地落地,净化才卓有成效,花了5年左右的时间就净化得差不多了,到1995年彻底净化。

16.俄罗斯是地广人稀的国家,跟我们国家有类似之处,也是不太发达的国家。它的防控体系比较薄弱,我认为还是钱的事。监测网络、监测队伍、上报系统不完善,处置不及时,蔓延非常快,几年的时间把他们国家传遍了,传到远东地区用了10年左右的时间,当然也很快地蔓延到周边的欧洲国家。他们开始散户比较多,疫情来了之后,大量的散户主动的也好、被动的也好,都被淘汰和清除了,剩下一些大的猪场不仅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还很好。2007年疫情爆发的时候,猪肉产量锐减,几乎腰斩。

但是此后十多年的时间,虽然疫情并没有净化,但是猪肉产量是在稳步上升的。这给我们什么启示?它的借鉴不是说非洲猪瘟不防不控,它是要防要控的。它给我们的启示是:在非洲猪瘟流行的国家,如果做到生物安全,你的猪场是可以活下来的,是可以发展的,是可以壮大的,2018年的时候,它的种猪肉产量已经超过了疫病发生时候的产量,他从过去的猪肉纯进口国变成了猪肉净出口国。它的一个失败教训是补偿不到位,国家没有钱补,补也是很少量的,农场主是不配合的,它的疫情报告也是不充分的。

 

17.我们国家发生非洲猪瘟之前有一些相关的预案,发生之后也发布了应急的条例或者规范,我们也有《动物防疫法》,也有很好的指导思想即所谓的24字方针,说得非常全面,也非常到位,我们也有老前辈给我们留下的防治传染病的四字诀:早、快、严、小。这些政策或者理论都是非常好的指导原则,但是能不能把我们的这些东西落到实处,这就是我们国家特殊的情况。

18.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对疫情的处置、疫情发生之后的禁运、实验室的检测,从最开始不让检测,到现在逐步放开,包括在屠宰场检验。从国家层面是有补偿标准的,执没执行是各个地方的事情。从法律上,我们要依法科学防控,官方和民间做了很多培训。

我个人认为,所有的政策制定包括落实,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充分考虑我们国家的国情、省情、地情,一定要考虑到不同的时间,包括疫情发展过程中不同的节点,我们都要采取与时俱进的防控对策。另外,我们要充分地考虑到人的问题——人心、人性的问题,如果不考虑到这些,政策是没法落地的。政策的实施有监察、核查和督导的问题。我们的任何政策如果不督导、不检查,这个政策是不可能取得实效的。习主席每到一个地方去考察指导的时候,接下来很重要的一个程序是中办、国办马上要过问的,要看看习主席的指示落实得怎么样,可能不仅搞第一次,还要搞第二次、第三次。多么完整、完善、完美的政策没有监督、没有这种落实,都是纸上的东西。

19.从专家的角度,我提一些具体建议:第一,加强猪场生物安全。猪场没有太多的办法,就是生物安全。不管什么人说没有用,我们要做。第二,扩大非洲猪瘟检测范围。虽然我们的监测范围在扩大,但是我认为远远不够。就像抗日战争打鬼子一样,如果不知道鬼子的动向,我们怎么去抗日?鬼子都进村了,把人杀得差不多了,我们还不知道,甚至还不让我们站岗放哨,不让报告鬼子来了,那是不可想象的。非洲猪瘟就是鬼子,我们不知道鬼子到哪去了,不知道周边有没有鬼子活动的迹象,怎么去跟它干?所以,检测范围和检测能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要规范,不是谁都可以检的,也不是哪个实验室都可以检的,要检查、要规范,但是不能一刀切地限制别人去做。

第三,提高疫点处置能力和效率。不管官方处置的疫点还是私下处置的疫点,好多没有预案,草草地埋上,那是后患无穷的,有可能我们的植被和水被污染了。第四,改进生猪(肉)调运设备,尽量地少调猪多调肉,调猪设备要改进,向美国和欧洲学习,用全封闭式的、可监控的设备,不像我们现在的敞篷式的。第五,关于非瘟补偿的问题,我自己有个设想是,光靠国家肯定不行,光靠地方政府更不行,地方政府很多没有这个财力做这事,光靠猪场肯定也不行,所以我想能不能多方筹措成立专项基金。猪场拿一部分,保险公司拿一部分,国家出一部分,三方出资,作为非瘟专项基金往那里一放,谁都不能动,只能用于非洲猪瘟的防控和补偿。

如果这样做的话,大家没有焦虑感和恐慌感了,出现疫情该防的防,防不了就报,报了就把钱拿回来,能干的就继续干,不能干的就干别的,这非常符合逻辑,这样就没有任何人再去冒天下之大不韪,没有人去冒法律和道德的风险去做害人害己的事。当然我们的技术还有很多短板,包括诊断技术、消杀技术、疫情处置技术,当然重点是免疫防控技术。

20.根据以上的分析,结合我个人的理解,我认为这个病是可管理的疫病,这个没有经过专家的讨论,也没有经过国务院的批准,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它是可管理的疾病。

非洲猪瘟没有腿,它的传播靠我们帮助它,没有人帮助它,它啥也不是,所以说它是个man-made disease。有人说man是男人,那女人没干吗?所以改一下,是human-made。它是一个人为的疾病,这不是我的首创,之前也有专家这样说。

所以说它是天灾,更是人祸。这个人祸,有的人是无知,有的人是有意,那就是无法,有的人无为,有的人无耻,我总结是四个“无”造成疫情的传播和蔓延。非洲猪瘟这个病在我们中国美好的国土上逍遥自在,半年多的时间传遍大江南北,这难道不是人祸吗?在任何一个欧美国家,这都是不可想象的。刚才说到传遍整个俄罗斯花了10年的时间。

基于这个角度,如果大家认可这个病是一个human-made disease的话,那它绝对是可管理的疫病。既然是人为的话,那通过管理就可以把这个病控制好。当然,人的管理是最难的。对非洲猪瘟的防控,我认为它就是体现管理者的智慧和能力。大到国家层面是部门领导的智慧和能力,包括一个地方主管的智慧和能力,小到一个猪场是老板的智慧和能力,体现你的认知力、判断力、决策力和行动力,如果你这几个力有了,你的猪场是可以做好的。即便非洲猪瘟让那么多猪场倒下了,我们还有60%以上活下来,说明通过管理和生物安全可以把这个病挡在门外的,这再一次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非洲猪瘟是可管理的疾病。

21.从猪场层面,我有九字诀的指导思想或者防控“秘籍”:高筑墙、洗消防、剩者王。这个病毒没有腿,我们把它的传播途径切断,树一道墙,这个病毒是翻不过去的,它瞅着那头猪也没办法。把经过的人、物、门所有环节控好,它是进不去的。我说的这个墙是多方位的,一是院墙,一是猪场内部的墙,就是猪场不同单元之间,比如母猪舍、育肥舍之间能不能砌一道墙,不同单元之间能不能有一个物理性的屏障,墙也好或者是一个挡板也好,或者一个隔断也好,都是非常有效的。有人说这样不方便,是,就是让你不方便,因为你不方便了,病毒就不方便了。所以洗消防这些措施就是要把病毒的传入路径、把它的腿敲断。通过一些措施你活下来,你就厉害了,到下半年你可能就是“大爷”了。

仇华吉,男,1967年6月生,湖北广水人,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兼猪瘟研究组负责人。1991年获华中农业大学学士学位,1998年获东北农业大学硕士学位,2001年获东北农业大学博士学位,1991年起在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工作至今,1996年晋升为助理研究员,1999年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2004年破格晋升为研究员。

加我们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