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下)
Comments Off on 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下)

看顶级专家如何谈“非瘟”防控(下)

Posted by | June 3, 2019 |

November 27, 2021

22.养猪是个系统工程,防控疾病也是系统工程,生物安全毫无疑问要做。洗也好、消也好、隔离也好、杀虫也好,这些都要做,而且要做好。今天有不同的专家讲营养、环境控制,我跟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环境控制对疾病的防控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温度、湿度、密度、阳光、空气,这些东西无一不决定我们猪的健康状态,还有健康管理、饲料营养。健康是吃出来的,不健康也是吃出来的,所以我们不要拼命克扣猪的日粮和营养,不要在这里面抠、挖。

我们可以挖潜力,尽量地用最少的东西实现最大的价值,但是不要过分地追求低蛋白日粮,有些原料没有蛋白或者蛋白量很少,你往里面加,成本控制到5块、4块,有人说2块多,2块多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你能够把猪养成富含蛋白的产品吗?我们是要给人提供蛋白的,如果你的猪肉弄得没有营养是没有意义的。氨基酸的平衡非常重要,合成蛋白、合成抗体需要不同种类的氨基酸,还有能量、维生素和纤维等。饲养管理包括对人、猪、车、物、料的管理。必要的免疫要做,必要的监测要做。我不主张抗生素保健,在饲料里面加一些富含抗病毒的、抗细菌的原料、中草药,成本也不会增加太多,这样对提高猪群的健康度是很有帮助的。

23.我画了一个猪场生物安全布局图,不一定对,但是也反映了我的思想。我们的猪场要树立多层屏障,有的是有形的,有的是无形的,让病毒很难攻到城下。你要攻城,你要越过护城河,你在攻到我的城下之前要大量地被消耗、大量地被消灭,就是这个目的。一定要有一个缓冲区,这个缓冲区是病原不能直接攻到城下非常重要的屏障,这个屏障能大就大,能三公里就三公里,没有的话至少也要500米,就是500米之内完全被我控制的,这里面最好没有外人的活动或者动物的活动及车辆的来往,没有其它猪的活动,包括猪场、屠宰场和其它的安全隐患。

在猪场里面能不能小单元化?不要把一个单元弄成800头、1000头母猪,我见过有的母猪舍像一个生产车间一样,一眼望不到头,非洲猪瘟最喜欢那样的环境。一旦这个猪感染,通过人的活动,很快就把病毒传到另一头去。所以我们尽量把猪场单元化,这是我非常重要的建议。

24.最近有的微信群里面有专家公然说生物安全没用,说我们做了99%,还有1%,所以这就是0。我坚决反对这个观点。生物安全是我们控制所有疾病的最好的武器,也是目前唯一的武器。如果生物安全都不想做,你还想养猪?你改行吧。生物安全是很麻烦,劳民又伤财,伤神又伤人,但是在当前非洲猪瘟情况下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做好生物安全。我说的生物安全不是不让一个病毒进猪场,这不可能,不是这个目的,也没有这个必要,生物安全的作用就是要通过各种措施,切断也好、阻隔也好、洗消也好、稀释也好,就像做细菌培养划线一样,少量病毒进去以后也感染不了猪。非洲猪瘟病毒不是一、两个病毒粒子就能感染的。

有人说一个非洲猪瘟病毒就可以感染猪,这是误导。病毒有可能已经进到你的猪场,但是没有发生感染,这种情况估计天天都在发生,为什么没见到发病?因为我们的猪不是一个“笨”猪,它是很“聪明”的,否则的话这个生物早就完蛋了。猪瘟也好,非洲猪瘟也好,或者其它疫病也好,猪或多或少对它们是有抗性的,这种抵抗力是几千年、几万年进化来的。感染是需要门槛的,需要一定的量,没有足够的量,感染和疾病是不能发生的,大家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做生物安全的目的,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减少病毒进入猪场和猪体内的量,让感染不发生,让疾病不发生,这是我们做生物安全最重要的目的,所以做生物安全有用,不是没有用。有的专家喊生物安全没用,希望这样的专家不要误导我们的养猪人。

脏净分区、单向流动、防止交叉,这是原则。有人说这是大理论,我认为这不是高深莫测的理论,脏净分离,划一道线作为一个屏障,做一个指示牌,做一个物理性的隔断,哪个地方衣物是脏的,哪个地方的衣物干净的,没问题的。单向流动,出去的猪不能回来。每个单元的工具和人员不要乱窜,这不是大道理和高深的理论。

25.在座的还有散户和家庭农场也都非常困惑,说怎么办,有句话:非瘟面前人人平等。非瘟非常厉害,但它也非常公平,没有后门可走。你努力的话,它会回报你,它会敬畏你,会被你的努力所感动。小猪场不要害怕,如果我们认真地执行生物安全理念,把猪场的短板、漏洞补齐、把硬件改造,小猪场是可以活下来的,而事实证明,在很多地方小猪场活下来了,这也使很多专家包括我本人感到非常意外。

有人说小猪场什么没做人家就活下来了,大家不要这么想,其实那个小猪场虽然没有生物安全的概念和理念,但是他做了很多事情是符合生物安全的。一对夫妻养了几十头母猪,一旦周边发生非洲猪瘟,他们不让任何人进去,包括亲戚和自己的儿子都不让进,这是不是生物安全?外面的车不要到我的猪场来,在外面消毒再说。这是不是生物安全?他逛市场之后洗个手、换双鞋、消消毒,然后再进猪场,这是不是生物安全?所以说生物安全并不是要写一大堆东西挂在墙上,是写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中,那才叫真正的生物安全。家庭农场有优势,他执行力很强,他对猪很上心,把猪当自己的孩子养,这是大猪场需要学习的地方。

当然这些小猪场也有劣势,劣势可以评估一下,如果改变不了,如果有困难或者猪场陷入疫情的包围之中,就不要再硬撑了,暂时离场,环境好了之后再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26.官方报道已有100多起疫情,民间的更多了。中招的猪场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总结起来还是人的问题。要么门没看好,要么人、车、物、料出了问题。上个礼拜吉林一个猪场送病样给我检,通过她的描述我基本上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这个家庭农场怎么会中招呢?她还蛮懂养猪的,她想来想去,就是因为有一次外面的配种员进来,打那以后一个礼拜就发病了。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保险理赔员,这是非常重要的传播疫情的因素,因为理赔员他没有生物安全的意识,他见的猪基本上是病死猪,因为大家报疫情的时候说你赶快过来看吧,他一定要看,刚到这个猪场检完了以后再到另外一个猪场去,这是多么高效的疫情传播的渠道!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

还有猪场内部不当的操作,包括采血的问题、针头的问题和水的问题。有研究表明,水是非常有效的感染途径,水里面的含量只有一个TCID50,就可以感染,相比之下,饲料的感染剂量就要高得多,病毒掉到水里面去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这些猪场中招的原因无非是接触,没有接触就没有非洲猪瘟!所以一定要尽可能减少接触。

27.有很多猪场活下来了,我们要像这些活下来的猪场学习,他们为什么能活下来?黑龙江鸡西有个猪场,它周边也有疫情,但它能活得很好,成绩也很好。我总结下来它无非这么几个原因:第一,选址好。选址非常重要,如果选址不当,再怎么努力,发病都是难以避免的。选址选对了,你可以省很多力气,可以减少很多防疫的代价。这个猪场三面环山,非常便于疫病防控。

第二,这个猪场从高层到基层都非常明白生物安全的重要性,非常重视生物安全。总经理亲自抓生物安全,他原来是搞饲料的,他大学期间学的是兽医,明白生物安全的重要性,亲自制定生物安全的操作流程。饲养员白天喂猪,晚上培训,总经理亲自给他们培训。他这个培训不复杂,就告诉你这个岗位有一二三四五条,你要背下来,而且要这么做,我要检查,还要考核。他们有专门的搞生物安全和消毒的,叫生物安全官,他的工资是最高的,比场长的工资还高,而且他有一票否决权,他说哪个地方有问题就必须整改。如果人有问题,可以直接把他开掉。猪场老板是个煤老板,平常不去,有时候要到猪场瞅一瞅,瞅也不行,要隔离两天,最后把老板隔离的不去了,全部工作交给这个总经理打理。

他的养猪非常令我大开眼界,大家听了可能像笑话似的,但是这笑话背后一定有他的道理。我跟他交流过,他给母猪喝小烧。我问过他为什么给母猪喝小烧,他说初产母猪,仔猪咬奶头,母猪痒、疼,不愿意给仔猪喂奶,所以给它拌喂小烧,灌了小烧之后,它舒服躺在那里,小猪吃奶非常痛快、非常方便。有时候需要寄养,有的母猪奶水不好,仔猪要跟奶水好的母猪,它不高兴,就咬这个仔猪,所以给它灌酒。这个小烧还可以活血、化淤,母猪产后是血瘀的,喝小烧是活血化瘀的,有助于提升它的奶水。

在饲料里面他加一些东西,提高猪的抵抗力。他特别重视母猪便秘的问题,母猪每天喂7遍,母猪可以吃10公斤料,它的母猪没有宿便,也就没有便秘了。母猪基本上没有早产、流产和难产的。在母猪产仔的时候,一般是打催产素,他不是打催产素,他打安痛定,所以他的母猪产得非常痛快,几乎没有流产的,成活率非常非常高。大家有机会的话可以到他那里学习,这个猪场的成绩非常高,死亡率非常低,成活率99.5%以上,仔猪断奶重25天达到8.5公斤甚至9公斤。这种成绩大家可能很难想象,他用什么考核员工?仔猪的断奶重。以7.5公斤为标准,超过了就奖励,有的员工拿到1万多块钱。成活率也是的,95%为基数,超过多少点给你奖多少钱,这个猪场的管理是非常非常符合养猪这个产业的。非洲猪瘟是可管理的疾病,养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管理,而且一定要把人的问题解决,他把人的问题解决了,猪的问题解决了,所以他的养猪成绩好是自然而然的。

28.关于消毒,我想多说几句。生物安全核心的组成部分是消毒的问题,无论是场外还是场内,车也好、人也好、物也好,一定要消毒。一定要正确地选择消毒剂,我们测试过有些消毒剂,它是没有作用的。有的把消毒剂的浓度理解错误了,温度、浓度、时间、不同的场景用不同的消毒剂,大家一定要有概念。有的消毒剂不能混合使用,有的是碱性消毒剂,有的是酸性消毒剂,有的同时使,这样是不行的。

不要过度消毒。有的猪场一天带毒消毒两次、三次,我觉得大可不必。有的消毒剂人都受不了,我想猪也受不了,只不过猪不能说话。猪不舒服的时候,它会有反应的。消毒剂损害了鼻腔粘膜,非洲猪瘟就非常痛快地感染上了。本来还有点屏障,还挺费劲地想怎么进去,你把猪的粘膜弄破了或者把它的表皮损伤了、弄破了,一些碱性物质,把它的表皮烫伤了,本来通过屏障系统可把病毒杀死的,正好你帮助它突破了。

湿度的问题刚才说过了,猪是怕湿的,非瘟病毒喜欢湿。

 

29.猪饲料是中低风险,不是高风险,也不是大风险,当然要排除猪源性饲料添加成分,包括血浆蛋白、肉骨粉,这是不能加的,无论说你怎么处理的都不要加,于情于理都不要加,从伦理上也不适合。把原料控制好,这也是可管理的。包括饲料原料的选取、生产、运输、保存,都是可以监管的,风险是可以控制的。

有人说还是不放心,你有条件就高温制粒,85度3分钟是我们实验室和一个集团公司测试过的,是有效的。当然这会对维生素有所损失,所以维生素要多加一点,或者用什么方式再补偿一下,否则猪饲料里面维生素不够用。

如果有条件的话熟化,熟化有利于营养的吸收。你说我没办法,做不到,那你就放。比如说这个饲料来源不明,有的来自于疫区,你就放在那里,可使风险大大降低。加热、用火烧是一种消毒方式,放置也是一种消毒方式。任何一种病原的保存是需要条件的,不适合它的条件,它会死掉的。在饲料里面也可以加一些东西,加的时候要本着什么原则?无毒、无害,适合于猪的不同日龄阶段,要经济实惠,还要有一定的营养保健作用,对非洲猪瘟有辨证施治的作用当然更好。

饲料的风险虽然很低,但是也要检测,特别是一些高风险的原料。检测要注意,要适当地浓缩,不浓缩的话很难检出来的,有时候抓一把去检测是阴性。可以用一公斤两公斤溶到生理盐水,把生理盐水浓缩后再去检测可能才有意义。方法也很重要,一定要用敏感的定量PCR,不是所有的定量PCR都是敏感的,有的定量PCR不太敏感。

30.大家在现地都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母猪先发病,原因也有不同的版本。我个人认为,取决于猪的生产阶段和人员的操作,我们对母猪的操作太频繁,料槽周围没有屏障,饲养员一走路,脚底下的灰尘掉到料槽里。始终是在妊娠、产仔、哺乳的母猪肯定是气血亏损的,从这个角度我们要给它补血益气的东西,有利于恢复它的生理平衡。

从免疫上讲可能也有一些问题,比如说我们对母猪的免疫过多、刺激过多,它处于高度应激的状态,有些专家不一定同意我的观点。还有其它的问题,包括饲养管理的问题,还有母猪料的问题,母猪料大家要控制得更仔细,霉菌污染是重要的问题。

31.定点清除是不合法的,但是在目前这个污染面这么广的情况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要给大家提醒的是,不要等着疫病进来之后再想着怎么弄,一定要把这个病毒挡在门外,这是最应该做的事。如果不小心有漏洞,我们还要有第二道门坎就是监测,没有病的时候做监测就像我们做体检一样,哪个地方是高风险的、哪些猪是高风险的,我们基于这样的风险进行采样检测,这种检测是在病毒感染没有发生、疾病没有发生、死亡没有发生的时候是可以发现苗头的,这个发现才有意义。如果等到有死亡再去监测,意义不大了,要早,还要准确,把真正的“坏牙”拔掉,不光拔坏牙,把坏牙周围可能的坏牙也要拔掉。

没有时间做紧急的处置。有经验的猪场会做一个预案,甚至做演练。做最坏的打算是有必要的,谁也不敢保证采取的措施没有纰漏,万一有纰漏怎么办,在第一时间怎么处理这个疫情,怎么把猪弄出去,把猪埋在什么地方,这都要做预案,做工具上、程序上、人员上的准备。发现疫情之后,最应该做的是不做、少做,人员不要窜,不要打苗了,不要配种了,不要窜动,不要搞卫生,这时候不做比做要好,当然消毒还是要消毒,不要惊慌。

清场之后要持续地监测,就像切肿瘤一样,切了肿瘤以后要定期地监测有没有必要进行第二次、第三次清除,这样对育肥猪的饲养更有意义,可延缓出栏的时间。

32.现在我们观察到有的猪场发生疫情之后,还会有一些幸运儿活下来,有的5%、有的20%、有的30%,这给我们一个什么启示?作为一个物种或者作为一个猪群,它是有一定抵抗力的,这个能力是可以培植的。无论是育种还是生物防控,包括营养的角度,都可以利用和提高。康复猪的血清有没有用?有用,但是我不主张治疗,假如发生疫情了,你有康复猪的血清,把周围的猪打一圈,我觉得是有用的,但前提是你要做检测,这里面一定没有病毒,因为有的耐过猪还有病毒在里面,而且一定要有抗体,没有抗体是没用的。有的猪不是中枪的,我们接触过这样的猪,这个猪在疫情下侥幸地活下来了,但是过了三个月以后又感染死掉了。

康复猪可不可以留种?不建议、不鼓励,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一些猪有利用价值。前提是检测之后没有病原,有抗体,这样的猪才可以留下来配种。这个猪不要在原址继续养,在环境中可能还有病毒,周围的猪可能还在排毒,这还是一个高风险的环境。你说康复猪怕什么,不是康复猪怕什么,是康复猪将来生下仔猪的时候,仔猪也是有风险的,它即使吃到母乳,这个乳源保护也是有期限的。

33.大家比较关心复养。复养方案非常复杂,一次讲不明白,但是有几个原则:第一,复盘,看疫情怎么来的,分析原因,把漏洞堵上,否则非洲猪瘟病毒会沿着它熟悉的老路卷土重来。

第二,对硬件改造、管理制度的完善。有的猪场的硬件的改造是必须要做的,包括不同单元之间屏障的问题、人员消毒通道的问题,甚至有的猪场连门卫消毒都没有。有的可能要做设备的更新,还有制度上的完善,很多猪场没有制度或者制度不完善、不落实。

第三,洗消。洗消前一定要彻底地清扫和清洗,要用泡沫剂,没有泡沫剂的清洗是不太彻底的,因为里面有很多有机物、很多脂类、蛋白是冲不下去的。冲洗之后有利于杀灭病毒,泡沫剂本身也有杀病毒的作用,清洗干净之后这个消毒剂发挥作用的话它才彻底、高效。消毒要用正确的消毒剂、有效的浓度、有效的时间。熏蒸也是有必要的,因为消毒也好、清洗也好,很难把死角清理干净。

第四,洗消之后要评估,这个评估包括不同环境样品的监测。包括猪场里面、生活区、办公区,特别是尸体填埋场,有的猪场填埋的时候就把猪埋在自己的猪场,周边一定要进行监测。

第五,如果洗消没问题,用哨兵猪进行饲养,用5%或者10%养一个月左右观察。如果进行了正确的洗消包括必要的空栏,空栏本身就是消毒,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猪圈里的病毒不太难消灭干净的,我个人认为哨兵猪不是必需的。

第六,人员上岗前系统培训、考核,包括基层的员工、高层和管理层都要进行生物安全的培训,从理念、文化、思想和骨子里接受生物安全的培训。

第七,全面恢复饲养,持续监测。我们在引猪的时候,种猪是非常关键的,有时候复养不成功的原因是因为种猪的问题。我们不光要在生物安全上做这些工作,甚至要从根本上改进,包括饲养管理。

34.养猪是个系统工程,人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或者关键性的作用,人员的责任感、素质和我们的目标、绩效、成绩是完全直接相关的,在管理制度上,我们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和我们的员工同舟共济、同呼吸共命运,让他替你思考和注意你想不到的细节,否则你想得再多、做得再多,一两个漏洞就让你的所有努力归零。

饲养的模式很重要,批次化饲养和全进全出的饲养模式是非常有利于疫病防控的,包括非洲猪瘟。适当地改进日粮,在饲料里面适当地加饲料纤维和抗应激的药物。非洲猪瘟喜欢应激,猪在应激状态下就容易被感染,我们的对策就是减少应激和对它的操作,包括加抗应激的产品。

很多猪场饲料的质量很难保证,里面加了一些不太健康的饲料原料,包括霉玉米、麸皮、陈化粮,让我们的猪吃干净、健康、营养全价的饲料,这样对猪的抵抗力和疫病防控有百益而无一害。

停止抗生素“保健”。我不否认抗生素的治疗价值,但抗生素保健是个伪命题,如果真有保健的话,中药可以保健,微生态制剂可以保健,饲料里面的中草药可以保健,但是我不认可抗生素有保健作用。

在当前非洲猪瘟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不要过分地推销你的疫苗,在座的老板要尽量少用疫苗。生物安全做得好的话,有些问题就可以解决。相反,我们每次打疫苗,实际上就给猪一个应激的机会,这是非洲猪瘟喜欢的,是我们的猪不喜欢的。但是猪瘟疫苗一定要打,口蹄疫疫苗一定要打。为什么要做这个?猪瘟和非洲猪瘟非常相似,我们一定要把猪瘟防好,类似猪瘟的病症就很容易排查。口蹄疫为什么要防?口蹄疫的危害性比较大,口蹄疫感染之后,口腔溃烂,蹄子溃烂,非洲猪瘟的门户打开了,病毒就容易进去了,这个不能不防。口蹄疫的疫苗可以打,但是不要打太多。有一个猪场的从猪生下来到育肥打了五到六次,如果这个疫苗真像他们宣传得那么好,不需要打五六次;如果需要打五六次的话,一定不是好疫苗。

定期地监测,进行评估和监控,治未病。

能不能把人工智能技术用到养殖之中,减少人接触猪的机会。非洲猪瘟后面其它的疾病很多是接触性传播,包括应激,能不能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或者通过机器人操作,机器人打针、机器人查情、机器人打苗、机器人观察症状做出反应,这有没有可能?这里面大有可为。

35.目前复养后失败的比较多,原因有很多,分析起来几十种都有可能,重要的原因可能有这么几条:大的环境比较差。周边的猪场没消清,屠宰场、填埋场以及周边有死猪,你再复养可能很难成功。这种情况下,政府要有所作为,包括我们协会,要帮助猪场整治大环境,搞联防联控,一个猪场很难独善其身。

洗消不彻底。有的没有用泡沫剂进行清洗,这样有些有机物还保留着,残留的病毒可能通过人的接触再次把病原传到猪身上。

我们不太注重办公区、员工宿舍、食堂和厕所的风险,大家想当然地认为这些地方跟非瘟有什么关系,但是它跟人有关系。在复养之前不光做猪圈消毒,这些地方也要消毒。我在黑龙江的一个猪场去采样,猪圈没有病毒,好多地方采样没问题,但是办公区好多区域检出了病毒。

设施有没有做必要的改进。

生物安全流程。有的写了一大堆,挂在墙上密密麻麻的看不清楚,那是没用的。一定要把关键的岗位细化,你的岗位职责是什么,你的生物安全风险是什么?你的生物安全操作要点、效果和目标是什么,怎么考核?三条、五条就可以,不要超过十条,让他记到脑海里、渗透到骨子里,这才有用。

员工执行能力差。细节要到位,权责明晰。员工一定要和老板的目标、利益挂起钩来,把他的责权利明确,把他的收益和绩效、管控的责任和风险结合起来。

存在生物媒介,有些生物媒介不可忽视,包括老鼠。

36.我们的养猪业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而且远远没有结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做一些事情,这是我很早就提出的观念,不知道有关部门有没有重视,就是要成立优良品种特别是优良地方品种的基因,成立国家精子库、胚胎库、干细胞库、基因库,有条件的时候通过基因工程方法把基因库再变成一头猪,这是可行的。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保个种,特别是大的集团公司你没有一个保种基地的话是非常危险的。现在疫情遍地开花,全国沦陷,就像当年的抗日一样,鬼子已经把我们的大好河山都占领了。怎么办?我们现在只能面对现实,只能从一个猪场做起,从一个村庄做起,从一个县做起,逐步地把我们的猪场或者地区做成没有非洲猪瘟的或者非洲猪瘟防控很好的小区,慢慢地扩大。就像当年的抗日战争一样,一个村一个村地去收复,一个县城一个县城地去解放,从鬼子身上解放我们的土地。

在海外养猪。如果你这么做的话,将来要保供应的时候,政府说怎么保猪肉供应,你在巴西有100万头猪等着,你马上官升三级,在政治上你是正确的,在经济上你肯定也会挣大钱的,这样做的话肯定名利双收。下半年的时候行情显然会有大幅的提升,翻番的可能性不排除。

37.大家可能会关心疫苗的事情,我们去年11月份开始疫苗的研究,少数单位在做,疫苗还是需要研究的。在国际上,非洲猪瘟的疫苗做了几十年,前前后后做了一些工作,还是存在很多问题。对非洲猪瘟的认识和免疫保护机制不清楚,不清楚的话就受到局限。还有硬件设施和平台的问题。现在没有很好的细胞系来支持这个病毒的生长,也缺少一个很好的评价模型,所以疫苗的研制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国际上研究了大概二十来种疫苗,有六七大类,有灭活疫苗和自然弱毒和亚单位疫苗、DNA疫苗、活载体疫苗、基因缺失疫苗,这些疫苗虽然有效,但是还有安全性的问题,没有很圆满的解决方案。大家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基因缺失疫苗比较可行。

38.11月份国家开始放权让一些单位做这样的工作,有些研究所、高校和企业在做这样的研究,有的是国家经费,有的是自筹经费,现在信息不是完全透明,有的单位已经完成了基本的试验,包括安全性试验和效力试验,有的在构建中,有的在评价中。从时间上看,去年11月份到现在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需要大量的试验要做,特别是安全性试验、稳定性试验、规模化生产的工艺试验,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虽然我本人也从事疫苗的研究,但是疫苗的应用还是要慎重,从技术层面上慎重,从将来防控净化的角度更要慎重,一个不成熟的疫苗,可能对我们的行业和产业造成损害,是难以估量的。

39.将来有没有可能使用疫苗?我觉得也有可能。疫苗的保护力没有必要追求百分之百,甚至在目前的生物安全下,只有少量的病毒才有可能进去,百分之四五十、百分之五六十的保护率也是可以接受的。免疫接种不能干扰疫情的监控,否则就不知道是感染的还是接种的。将来启动净化计划,不知道哪个是感染的哪个是净化的,这个比较麻烦,这是比较现实的问题。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之前,疫苗匆忙上市的话对未来的疫病防控是不利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你在实验室有效,在实际猪场有没有效?西班牙、葡萄牙他们之前用过疫苗,用了疫苗之后病毒毒力返强,造成部分猪的感染,有的死亡率达到10%、20%,这是很难接受的。今后这个疫苗能不能使用?使用谁的疫苗?这里面还有政策的问题、商业博弈的问题,当然还有国际的问题,特别是用活疫苗,放在猪的群体里面,不是你自己一家的事。

40.非洲猪瘟给我们国家造成了重创,给我们行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但这也许是我们的一个契机,是我们养猪业欲火重生的机遇。就像当年的抗日一样,日本鬼子把我们弄得家破人亡,大家共同抗日,把日本鬼子赶走了,我们国家从当年的东亚病夫变成东方巨人,这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欲火重生的故事。我不是感谢日本鬼子的侵略,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没有日本鬼子的侵略,没有这个灾难,我们中国人可能还没有觉醒过来,可能还过着过去抽着大烟、小农经济、不思进取的生活,可能跟国际社会的差距越拉越大。

我们的动物防疫体系是比较脆弱的,要重建防控体系,重塑防控理念,再造养猪业,包括硬件、软件和理念。可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我们上下游空前地关注和关心养猪业,饲料界也开始讲生物安全,卖疫苗的也讲生物安全。现在我们共同的最大心愿和任务,就是不能让我们的养猪业毁掉。如果大家还有良知和天理,这就是我们抗击非洲猪瘟的基础和起点,我们需要把大家团结起来形成一股磅礴的力量,上中下游共同团结、共同捍卫我们的养猪业。

41.抗击非洲猪瘟将是一个持久战,三年、五年很难消灭,我们要做长远打算。非洲猪瘟更是人民战争,需要利益相关方、上中下游共同参与。

我最后借用任正非的一句话“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结束我的报告,谢谢大家!

仇华吉,男,1967年6月生,湖北广水人,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兼猪瘟研究组负责人。1991年获华中农业大学学士学位,1998年获东北农业大学硕士学位,2001年获东北农业大学博士学位,1991年起在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工作至今,1996年晋升为助理研究员,1999年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2004年破格晋升为研究员。

加我们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