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鸡,饱受关闭活禽市场精准打击,疫情过后才是生死时刻!
Comments Off on 肉鸡,饱受关闭活禽市场精准打击,疫情过后才是生死时刻!

肉鸡,饱受关闭活禽市场精准打击,疫情过后才是生死时刻!

Posted by | March 29, 2020 |

June 7, 2020

对于长江以南的养鸡户来说,全国各地关闭活禽市场,是精准的打击。
2月1日,河南率先在全国关闭活禽市场,随后各地纷纷跟进。“我们当时调查,全国27个省市都关闭了活禽市场。”宫桂芬说,对部分种类的肉鸡来说,活禽是一个重要交易场所,关闭了之后,把销售出口给堵死了。
黄羽肉鸡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黄羽肉鸡龙头公司温氏股份公告介绍,我国肉鸡主要包括白羽肉鸡、黄羽肉鸡和肉杂鸡,在鸡肉产量中的占比大致为 60%、35%和5%。
“黄羽鸡是中国人主要的禽类消费品种,各地品种比较多样,其活禽销售模式是延续数千年的传统,符合国人的烹饪和饮食方式。在很多地区,活鸡更是作为中秋、春节等节日的传统节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江苏立华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虞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立华股份是黄羽肉鸡龙头上市公司之一。虞坚表示,经过这些年的提升,活禽零售市场,尤其是城市中的零售市场,在防疫安全、环境卫生、综合管理等方面已经有了长足进步,“如果一关了之,对行业势必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在马闯看来,相比北方的白羽肉鸡,黄羽肉鸡这次受的影响更大。黄羽肉鸡羽毛带色,比如广东的三黄鸡,讲究“三黄一红”,羽毛、鸡皮和脚必须是黄色,鸡冠是红色。“很多消费者会认为这种鸡非常好吃,它的味道、口感、肌肉纤维的细度等各方面都很完美,这是非常传统的评价鸡味道好坏的方式。”马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问题的症结也在这,鸡必须要保持活的状态,而且消费者还要亲眼看到,所以黄羽肉鸡大部分采用活鸡销售方式。
而白羽肉鸡相对来说,产业链比较完整,屠宰加工以后,可以冰冻起来,或者冰鲜保存。马闯坦言,“黄羽肉鸡产业链在屠宰加工环节相对薄弱,在疫情冲击下,遭到的损失也更加严重”。
为了解养鸡行业受到多大影响,张明瑞3月10日从山东自驾,一路南下,经过安徽、浙江,3月15日到达江西。一路走来,他明显感受到了活禽市场关闭对养殖户的影响。
“在安徽淮北,正常是50天出栏的鸡,现在养了60天到65天。活禽市场不开放,养鸡鸭成本高了,利润低了。而且,淮北屠宰场太少,大量的毛鸡杀不了。”张明瑞原本估计,能卖出去的鸡最低成交价为每斤1元5角,但实地走访下来发现,最低时只能卖到每斤5角,每卖一斤要亏近四元,“很多养鸡户亏了之后,在4月份之前都不愿意上鸡了。”
“这些养殖户没别的要求,就是期望加速活禽市场开放。”张明瑞说,养殖户损失惨重,“有一部分人在退出,有一部分人在转型,也有一部分人在徘徊。”
作为上市公司,为了应对疫情,虞坚介绍,立华股份尝试转换到线上销售模式,一些子公司和下游客户将屠宰加工后的白条鸡上市,缓解存栏积压的压力,“随着疫情的缓解,目前有少部分地区恢复了活禽市场,行业期盼市场能早日开放。”
各地已经意识到关闭活禽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3月6日,河南省农业农村厅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的紧急通知提到,当前全省农贸市场已开放70%以上,而农贸市场中大多活禽交易没有开放,对家禽产业稳产保供影响较大。
活禽市场是困扰养殖产业多年的难题。2014年,H7N9流感暴发,由于该病毒初期名称是禽流感,让养鸡行业损失惨重,如今的遭遇似乎是昨日重现。“每次一有大疫情,家禽都跟着受影响。致病源头还没调查清楚,活禽交易市场就被封闭了。”宫桂芬对这样的一刀切做法无奈:“说关就关,养鸡人很受伤。”
作为资深从业者,马闯近些年一直在思考原因和对策。“活禽市场真是一个说了多年的问题,一些人认为这是几千年的传统,不应该去改变。”马闯说,这次疫情再次提醒,活禽市场改变的重要性,否则养鸡人过几年就要遭一次罪。
对于活禽上市的解决方向,马闯认为有三种渠道:首先,黄羽肉鸡屠宰后冰鲜上市是大趋势,不可逆转;其次,高档餐馆应建立封闭通道,直接跟养殖场对接;可学习国外的周末农场模式,在固定的时间,小规模销售活禽。
在他看来,对活禽的养殖和上市,更应该健全规范。“应该对养鸡场的生物安全措施进行评级,比如,最高五星的话,规定四星级以上就具备运输的资质,并且制定关于运输车怎么安排、屠宰加工企业怎么接收、产品到卖场怎么规范的规则。” 马闯坦言,这些环节如果事先有一个标准操作规范,这次养鸡行业可能不会遭受这么大的影响。
肉鸡,疫情过后才是生死时刻!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怎样拉动消费,把产品能够销出去,减少积压。”宫桂芬说,大的餐饮企业经营没有恢复正常,还是无法把鸡肉消费拉动起来。
“在消费场景上,家禽产品的家庭消费占比很低,主力还是餐馆和集团消费。” 马闯介绍,相对而言,目前只有家庭消费还有增长,但是这部分增长还不足以抵消集团消费和餐馆消费的损失。
 在他看来,相比目前的消费不振和鸡卖不出去,更大的隐忧是,由于企业生产计划被迫后移,会造成鸡肉需求多的时候,供不应求引起价格上涨。
张明瑞也认为,未来一两个月如果需求放开,由于鸡肉供应量减少,价格肯定会上升,“2月份鸡苗数量减少,会导致鸡肉供应不足。此外,国外暴发疫情,可能会导致肉类进口减少。这些因素叠加,我预计4月份鸡肉价格会达到今年高峰。”
济南康普赛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苏晓东给《中国新闻周刊》算了一笔账。目前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肉鸡缺口有多少,不过可以进行推算:去年末,全国“父母代种鸡(指经过育雏育成后,按照设计的品系间进行杂交、产蛋,用于孵化繁育商品鸡的种鸡)”存栏最高量约3700万只,按照正常产蛋率和孵化率,大约每天能出近1600万只鸡苗。以此计算,春节到正月十五这15天,将减少约2.4亿只鸡苗。以肉鸡成长周期42天计算,这些缺口带来的价格变动,将在3月中下旬后逐步显现。
苏晓东观察,从3月15日开始,鸡肉价格已经在上涨。他记得,3月初,每斤鸡肉为3.2元左右,3月12日最高到了每斤4.6元,价格增幅超过四成。
值得关注的是,猪肉价格上涨有可能与鸡肉上涨行情叠加。2019年,受非洲猪瘟的影响,我国猪肉产量出现明显下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猪肉产量4255万吨,比上一年下降21.3%。猪肉产量下降,鸡肉弥补了部分不足,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因此,去年几家大型养鸡上市公司赚的钱,相当于几年的利润之和。以立华股份为例,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88.83亿元,同比增长两成;实现净利润19.73亿元,同比增长五成。
在山东农业大学教授常维山看来,今年猪肉产量还没恢复,缺口还有千万吨,禽肉和蛋原本还要增产。不过,此次疫情让2020年养鸡行情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已经有专家将2020年养鸡行业增速从之前的15%调整到8%。
为了应对诸多不确定性,宫桂芬建议,政府部门可以把这一段时间积压的禽肉产品收储起来,减少养殖户的损失。目前,湖北对本省蛋鸡养殖场积存鲜鸡蛋进行收储,具体标准为每收储一吨鲜鸡蛋按250元给予收购运费、电费补贴,补贴时限自2月18日至3月20日。
但已经损失了大量真金白银的养殖散户,很多已经无力投入再生产。2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金融支持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工作。会议指出,再贷款再贴现资金要向重点领域、行业和地区倾斜,在现有支持领域基础上,重点支持复工复产、脱贫攻坚、春耕备耕、禽畜养殖、外贸行业等资金需求。
宜昌当阳,谢华合作社的养殖户们期盼能把今年亏的钱赚回来,但很多人还在犹豫是否要出手,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购买鸡苗了。
武汉江夏,3月18日,段俊的鸡苗场,新一批鸡苗又要孵化出来了,他还不能确定是否可以顺利运出去,送到养殖户的鸡棚中。
段俊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疫情过后,矛盾才会显露出来:饲料款还没付,饲料工厂也要资金周转,每天都在打电话催款;工人工资、购买疫苗都需要钱,但他的公司账上已经没钱了,所有问题的解决都要依靠这批鸡苗,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加我们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