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乳业市场会陷入过剩状态吗?
Comments Off on 2022年,乳业市场会陷入过剩状态吗?

2022年,乳业市场会陷入过剩状态吗?

Posted by | March 3, 2022 |

May 24, 2022

进入2022年,多数畜产品价格都表现疲软,相比其他畜产品,唯独奶价降幅较小。

农业农村部对全国500个县集贸市场的定点监测结果显示,2022年2月第4周,内蒙古、河北等10个奶牛主产省份生鲜乳平均价格为4.24元/公斤,同比下降1.2%;而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数据,2月18日全国牛奶零售均价为13.04元/公斤,同比涨幅3.9%。

对比其他畜产品的价格数据就显得鹤立鸡群了:生猪同比下降55.1%、猪肉同比下降50.2%、仔猪同比下降72.7%、鸡蛋同比上涨1.0%、鸡肉同比下降1.7%、牛肉同比下降0.9%、羊肉同比下降2.8%。

如果时间周期拉长,更能看出奶价走势的稳健程度。自2012年以来,牛奶零售价从8.9元/公斤上涨到目前的13.04元/公斤,涨幅约为46.5%;期间几乎没有大的回撤。

 

相比其他畜产品,奶价相对稳定,与多年来牛奶产量徘徊密切相关。2014年之后,我国牛奶产量一直在3000-3200万吨的区间内徘徊,期间的牛奶增产只是2016年大减产之后的恢复阶段。虽然2019年产量同比明显增长,但与2015年相比并无太大变化。直至2020-2021年,牛奶产量摆脱了徘徊局面,连创历史新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奶类产量3683万吨,同比增长4.3%;其中牛奶产量3560万吨,比2020年增加140万吨,增长4.1%。其中,四个季度产量分别为709万吨、831万吨、974万吨和1046万吨,可以看出产量逐季提高。
尽管如此,过去5年牛奶产量的平均增速不过3.0%,过去10年的平均增速不过1.4%,与其他动物蛋白产品产量增速相比,并不突出。考虑到中国奶类产品供需缺口之大,国内生产的增速较为缓慢。乳制品生产的增长情况类似,2020年产量为2790万吨,同比增长1.2%,预计2021年乳制品产量为2860万吨,同比增长2.5%,但也未达到2016年近3000万吨的历史高位。
奶牛存栏方面,近年来甚至出现了存栏总量和养殖户数量双双下降的局面,由于单产水平逐年提高,才使牛奶产量恢复了增长。2018年以来,小型奶牛养殖户退出加快,奶牛养殖场数量持续减少。与之相对应的是,户均奶牛存栏量稳步提升,奶牛规模化养殖进程加快。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全国生鲜乳收购站所涉及的养殖场数量为2.1万家,同比减少21%;涉及奶牛存栏超过540万头,同比增加10.3%。生鲜乳收购站涉及养殖场平均存栏为253头,同比增加39%。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下乳制品的进口情况:
进口乳制品数量长期保持高速增长,仅在2015年出现过一次下降。据海关数据统计,2021年共计进口各类乳制品394.73万吨,同比增加18.5%,进口额为138.25亿美元,同比增长13.9%。其中,进口干乳制品265.12万吨,同比增加17.4%,进口额为119.56亿美元,同比增长11%;进口液态奶129.6万吨,同比增加20.8%,进口额为18.69亿美元,同比增长36.7%。
从进口的主要品类来看,除酸奶、婴幼儿配方奶粉两类产品大幅下降外,其余品类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长,炼乳、稀奶油、奶酪类、大包粉增长幅度超过30%,乳清类和奶油类产品超过20%。
按干乳制品与原奶8:1的比例推算,2021年进口乳制品折合生鲜乳约2251万吨,同比增长17.6%,相比2015年的增幅高达120%,远高于同期国内生鲜乳产量增速。因此,进口乳制品占市场总供应量的比重也从2015年的26%,上升到了2021年的39%。过去10年中,国内乳制品总供应量年均增幅为4.3%,与消费增长速度3%-4%大体相当。正是进口的连年高速增长,有效平衡了国内供需缺口,成为奶制品价格上涨稳健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存在的问题是,这个平衡关系在2022年是否会因奶业产能过快增长而被打破?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公布的数据显示,近两年来在奶牛养殖高收益的推动下,奶源基地建设加速。2020年,公布进入操作流程的建设项目将实现165万头奶牛的产能,加上2020-2021年进口的52万头种牛转化为实际有效产能,预计2020年、2021年的规模场奶牛存栏分别为520万头、580万头;2022年和2023年预计进一步上升至640万头、710万头;而在2025年,这一数据有望达到743万头。
随着上游养殖端产能陆续释放,2022年中国平均原奶产量预计将从上年的7.7万吨/天,增长至8.6万吨/天,再加上进口乳制品预期继续增长,2022年的总供应量同比增幅大概率将超过10%,这就需要下游端的牛奶消费增速达到8%甚至10%,牛奶市场供需平衡的局面才能维系下去。
从需求层面来看,国内人均乳制品消费量约40公斤/年,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一定差距,发展潜力巨大。正是基于这个基本因素,业内普遍看好中国奶业是朝阳产业,总体上升趋势不变,会有20-30年的黄金期。
目前,对乳制品消费影响最直接的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具体而言,是指新生儿数量逐渐萎缩和老龄化人口迅速增加。2021年全国人口净增48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均创历史新低。由于国内城镇化程度不断提高,加上疫情的扰动,2022年新生儿数量还将继续下降,并可能出现60年来的首次人口负增长。
奶业的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殆尽,而奶粉消费首当其冲,并已经影响到了供应端。以进口为例,2021年婴配粉进口26.16万吨,同比下降22.1%,在乳制品进口全面增长的情况下,形成极大的反差。国内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1-11月全国奶粉产量87.05万吨,同比增长仅0.40%,远低于乳制品生产的整体增速。
另一方面,在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同时,2022年末60岁及以上人口预计为2.67亿人,占18.9%;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2亿人,占14.2%。与2020年相比,60岁及以上和65岁及以上人口分别增加329万人和992万人。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科学研究报告(2021)》指出,我国老年人能量和蛋白质摄入不足的现象十分普遍,维生素B1、维生素B2、叶酸、钙的摄入不足比例均高于80%,农村老年人营养不足的问题更加突出。
老年人的健康需求将会成为推动乳制品消费的重要动力之一。2019年《中国乳业》杂志社调研结果显示,老年人对乳制品有较高的需求,选取每天喝奶和经常喝奶两个频段作为高频饮奶的标志,在65岁以上消费者中,这一比例高达70%;而对比18-29岁年龄组的青年们,高频饮奶的人群比例仅为39%,相差近一倍。伴随老龄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老年人群体取代了未成年人,成为进一步拉动乳制品消费的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及防疫政策影响,线下接触性的服务消费,复苏较为缓慢,居民消费意愿整体上也仍低于疫情前水平。自2020年3月以来,疫情整体得到有效控制以来,从全局看,预期中的补偿性消费并没有到来,2021年餐饮消费规模尚未恢复到2019年水平。
另一方面,结构性补偿消费却不鲜见,成为食品领域的最具活力的影响因子之一。例如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的兴起和快速扩张,对实体店形成较强的替代。乳制品作为一种健康食品,以居家消费为主,疫情对其负面影响并不大;居民在旅游、外出餐饮方面的减少支出,反而会对乳制品形成补偿消费。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城镇、农村的奶类产品人均消费量自2016年以来已陷入停滞,分别在16.5公斤/年和7公斤/年的水平上徘徊;但2020年出现明显增长,估计2021年将延续这一势头,人均消费量有望分别接近18公斤/年和8公斤/年。虽然这一数据主要反映的是家庭直接消费奶类产品,尚不包括外出就餐消费和加工品消费,但从中也可以看出,除了人口规模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外,消费水平本身还大有潜力可挖。
当然,消费意愿是一方面,消费能力则是另外一方面。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28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1%。而在消费方面,全国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7178元,增长12.2%;餐饮收入总额为46895亿元,增长18.6%。如果2022年居民收入和支出仍然保持这样的增速,足够支撑奶业消费迈上新台阶。
但2022年的就业和收入形势不容乐观,从而抑制居民进行消费。一方面,多数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鉴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重症率和致死率明显下降,已经放松甚至取消了疫情管控,海外生产预期将在2022年第二季度开始恢复,中国出口订单面临回流压力,出口产业链的就业将遭受冲击。同时海外疫情的蔓延会使得2022年防输入的压力进一步加大,更不利于国内生产秩序和就业的稳定。
另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速有不断放慢的趋势,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增速更慢,贫富差距的扩大将抑制消费。从人均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比例来看,以四个季度移动平均计算,2021年第三季度为68%,比2019年第四季度仍低2.1个百分点。央行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显示,2021年三季度城镇储户选择更多消费占比为24.1%,比2019年四季度下降3.9个百分点。这说明疫情后的消费大概率只会延续温和修复的趋势,指望奶类产品保持8-10%的消费增速,难度还是很大的。
由此,可得出结论,由于近两年产能扩张较快,进口高速增长,消费增长又存在较大变数,奶业市场进入过剩状态的概率变大。猪价和鸡肉价格又已经全面进入下行通道,因此对奶价的后市不可过分乐观。养殖户应谨慎看待当前的价格上涨,做好成本控制,尤其是合理规避和对冲豆粕玉米原料价格上涨风险,不可盲目扩产。政府部门亦应该加强引导,鼓励和扶持养殖户和乳制品企业对接,适度加强养殖户的议价能力,以促进乳制品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来源:布瑞克农业大数据
加我们的微信#